http://www.lindolfow.com

12·4宪法宣传周丨北京新闻广播法治荣光之陈良刚

  陈良刚,是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的庭长。当年他以河南省文科第八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法学院,之后以年级第一名的成绩保送读研,主攻行政法学。从1999年至今,他在行政审判工作岗位上,已经工作了整整20年。一起来听由孙畅采制的《行政审判,让百姓感受公平和正义》。

  记者:说起行政诉讼法,很多人表示没听说过、一头雾水。说起民告官大家才恍然大悟。古往今来的文艺作品倒是对这个题材非常偏爱,我今天就要带着这些问题走进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四中院每年受理的案件中有一半是行政诉讼方面的,当下的民告官都涉及哪些内容?法官们又是如何办案呢?我们一起去认识行政庭的庭长陈良刚。

  记者:已经结束庭审的陈法官,在办公室接受了我们的采访。街头提问中,所有的老百姓对行政诉讼法都非常陌生,这个现状他是了解的。也正因如此,陈良刚工作环节的困难、需要解释的地方就稍微多了些。

  陈:咱们的老百姓对行政诉讼可能不一定特别擅长,比如我开庭或者我谈话过程中,我首先会跟老百姓说,我们是审政府机关的,我们是监督政府的,是保障原告方权益的。这个定位,其实是我们法律的一个定位。有的案件可能是我们先有一次谈话的过程,然后再进行开庭的审理,给他一些指引,对他来说是有利于维护他权益的一种方式,对我们来说其实也是应当尽的一个责任,要让他感受到公平正义。

  记者:人们印象中普通人和政府机关对簿公堂,一般都是弱势的一方。在法官看来,民众的确对法律规定在认识上不太全面,而政府机关也有硬性的边界,让他们不敢逾越。

  陈:因为法律制度本身是很复杂的,政府机关他要依法行政,不能侵害老百姓合法权益,同时也不能在法律制度以外,给某一个当事人不符合法律规定的一些利益。他也接受各方面比一些监督制约,如审计。因此会有很多情况,政府机关不能够满足这些相对人的要求。我觉得出现一些纠纷是社会的一个常态。因为社会这么复杂,你要保证每一个人都完全没有争议,这个我觉得不现实。在任何一个社会可能都很难做到,但是更重要的是让这个纠纷的解决,在一个很理性的、法治的轨道中,给他一个解决的途径,救济的途径,能够让这个理够说得出来,而且能够实现公平正义。我觉得就是一个很有序的社会的运转的状态。

  记者:办案时严格根据法律要求,陈良刚有时会判处行政机关撤回某项规定保障老百姓的利益,有时候也会判处原告一方败诉。

  陈:去年办过一件案件,涉及到一个区政府所属的一些部门对老旧楼房进行抗震加固,这个楼总共70多户,除了这三户以外,都已经签订了搬迁的协议。政府机关给你提供周转,在这一段时间里面对这个楼进行加固,加固以后你再搬回来,而加固以后,这个房屋的面积还会增加,因为它是外加固,应该说总体来说是很好的一个惠民的工程,因为他让你这个房屋更安全。

  记者:很遗憾有三户房屋主人因为有各自的困难和考虑,并不同意政府的这次抗震加固工程。既然提起了诉讼,法院就要依法保障诉讼人的合法权益。陈良刚经过细致的研究,最终还是不能支持原告。

  陈:法院经过审理以后,从这个事实、根据来说,确实有危房的鉴定结果,是有必要进行抗震加固的。从价值判断来说,它是对居民的保障。这个案件从我来说,我觉得付出的时间精力是比较多的,开庭时间也挺长,从下午2点多开庭到晚上七八点钟,但是我觉得通过我自己的审理,我把这个道理说的是比较清楚的。周末两天时间,回去写判决书写了整整两天,为了让老百姓能够理解法院判决的理由,我相对来说写的是比较多的,仅就说理部分,不包括事实部分,就写了1万多字,想着能够把它说清楚!

  记者:这1万多字的说理其实也是陈良刚工作的一部分。工作多年,行政庭的审判不仅仅是一份判决书。

  陈:我们一方面在办理案件,在依法审查政府机关行为的合法性,同时,我们通过一些其他的工作来让政府机关的法治意识和法治能力能够得到更快提升。如行政机关负责人来出庭应诉,让咱们的负责人及一线执法执法人员都增强了法治意识和法治能力。

  陈:在落实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制度过程中,令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东城的副区长在一个案件庭审后,她和原告方在旁听席并排坐着,又沟通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还记得我们西城的一个区长,当时也是在庭审以后主动和原告进行沟通。从这些方面来说,政府机关的负责人其实对老百姓的诉求是愿意倾听的。老百姓能够把他的心愿,他的想法能跟负责人倾诉一下,其实这个过程就是能够让老百姓的情绪更加平复的一个过程。

  记者:行政诉讼案件的审理是直接监督政府的一种方式,而延伸的方式就比较多样了,例如鼓励旁听,至今已经有两三千名局级领导到四中院旁听,这让政府官员有了更强的法律意识和更高的法律素养。还有就是每年定期发布白皮书。

  陈:每年发布那个行政审判的年度报告或者叫白皮书,我们会把上一年度的政府机关的总体案件的情况、存在的问题以及我们的建议,给各个政府机关进行一个通报。其实我们还延伸了一步,就是我们给每一个区每一年都发布一个分报告,就针对这个区的一些案件情况、特点、应诉的情况、具体的问题,我们有哪些建议?这样是一个对法治政府建设的一个促进,也是对法治社会建设的一个促进。

  记者:这种探索无形中会增加很大的工作量,而陈良刚认为每一位法官、助理、书记员都需要长期积累、不断总结、坚持学习。

  陈:工作这20年来,我特别深刻的一个感受就是,学校阶段学到很多的法律知识很有用,这个需要很扎实。但是如果说从解决问题来说,可能需要有一个常态化学习、终身学习的自觉,否则真的不适应审判工作!

  记者:回到今天,报道最初的话题,为什么官民关系总是被文艺作品关注、有些民间故事一直得以流传,究其原因,这是由官民本身意志所决定的。民站在个人的角度考虑问题,政府意志是全体公民意志的集合,公意总是不能满足所有的私意,矛盾也就产生了。当它升级为一次诉讼,到了陈良刚法官的手中,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次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就是他的宗旨。

  陈:从我自己来说,每个案件我觉得都是挺重要的。因为如果换位思考,对于当事人来说,他可能就这一个案件,你说它不重要?对他来说我觉得是不公平的!可能你的案件有几百件,但是对他来说,他可能就这一次。因此我觉得还是想让每一个案件的当事人们都能够感受到法院是认真的、是负责的,能够感受到公平正义,这是我们的一个目标。

  从99年研究生毕业到现在,刚好是20年的时间,我从来没有过其他的一些想法,说这个工作我觉得不顺心,觉得这个没有什么实际意义,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到目前为止,其实我还是挺庆幸的,我选择法官这么一个职业,而不是其他的法律职业。尽管法律职业都是实现公平正义的共同体中的一员,但是我觉得法官可能有着独特的一个角色或者功能,它从一个独特的方面来促进咱们整个的社会治理,我觉得它确实还是挺有意义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